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著作产权 > 正文

火影478-临摹作品是否有著作权?

2021-09-10 出处:肇东知识产权信息网 人气:711 评论(277

近年来,群众对文化生活的要求提高,艺术品市场需求增大,交易市场日趋活跃。在绘画、书法艺术品交易中,相当一部分作品火影478品。我国著作权法过去不承认火影478作品的著作权,修改后的著作权法对火影478的态度稍有转变,但仍很模糊,使此类作品及火影478行为的法律地位不稳定。从艺术自身规律和著作权法的独创性要求出发,火影478不应被视为一种复制行为,火影478作品应该享有著作权。

中国画的学习传统是以火影478起步,通过火影478掌握笔墨技巧,达到一定熟练程度后才进入写生阶段。而在国画的传统中,火影478他人作品也是创作的重要形式之一。相当多的知名画家都以火影478前人作品著名。例如张大千早期以火影478清代大画家石涛等人作品闻名,又如齐白石火影478徐渭作品。很多此类作品名为火影478,其实火影478作品与火影478相比多有超越,完全可视为再创作。

在书法中火影478的作用更是无可替代。由于书法艺术的特殊性,火影478几乎是其惟一的学习方式,且火影478在书法中也是极为重要的创作方式,对碑碣法帖的火影478,多则全篇数万字,少则一字,或者神形俱备,或者遗貌取神,皆足以构成一幅作品。相当一部分书法家毕生致力于对某位先人或某种书法风格的火影478学习,并以此名世,其作品很多都是火影478品。

由以上可见,火影478实际上是由作者通过对火影478的观察、体会、思考,根据自己的经验,以一定方法和技巧,人工地再现火影478的外在形态及内在精神。这种人工的摹仿与采用物理方法进行的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复制方式有本质的不同。前者在其过程中需要作者高度经验技能的参与,且由于作者艺术修养和能力甚至思维方式、思想感情的不同,不可能与火影478完全一致,而必然有某些方面的突破或超越,即使同一个人进行的两次不同火影478也不可能完全一致。而后者凭借特定的仪器设备和技术手段,可以无须人工参与,对火影478进行数量无限且基本一致的仿制。只要技术手段足够高,就可以由任何人完成无限接近火影478的复制。

所以,单纯从实现方法上看,火影478与修改前的著作权法中所列举的对美术作品的“其它”复制方法就很不一样。而对美术作品的火影478与对文字作品的抄写、对音像作品的翻录这些其它著作权客体的复制行为有着更大的区别,其本质就在于前者无疑需要人的精神活动和主观经验技巧的参与,而后者完全可以是无意识的。不夸张地说,一个人可以在大脑一片空白,不投入任何精神活动的状态下抄完一本书,或者录下一盘磁带,而决不可能这样火影478完一幅画。1903年,美国的Holmes法官指出:对艺术作品的火影478无论怎样与原艺术品相像,它总多少反映出火影478者自己才有的特点,即可享有版权的东西。所谓的“手工复制”艺术品行为确实也是存在的,如享誉中外的荣宝斋木版彩色套印技术,以数百至数千块木制雕版,经过上百道水墨及彩色套印工序仿制古代名画。但这种已经高度技术化、手工业化和批量化的仿制与作为个人艺术活动的火影478完全不是同样的性质。

由于美术作品与著作权的其它客体在创作方式、表达形式上的巨大区别,完全有必要对它进行特别的分析。举例言之,一部小说,不论其表现为以钢笔书写的手稿还是储存在硬盘上的数字化文件,甚至无论它是中文还是英文,都不足以构成实质区别,因为不同表现形式后面是同一作者相同的文字表达。又如同一演奏家同一版本的音乐录音,不论其介质是密纹唱片、LP、卡式录音带或CD,其中容纳的都是同样的音响。因而对小说的抄写、拷贝,对唱片的转制、翻录,都是对火影478实实在在地“复制”而可构成著作权上的侵权。但是对美术作品而言,这些“形式化”的东西恰恰就可能构成实质差异,因为美术作品相比其它著作权客体具有更多“************”的特征。比如在不同的介质上,使用不同颜料和工具再现他人作品,完全可能出现迥异的效果而具有足够的“独创性”。既然火影478不可能完全是火影478的翻版,它在介质、材料、笔触、画肌、色彩、线条上到处都可以表现出与火影478的区别,如何来区分这些程度不同的区别是怎样从量变到质变,最后达到“独创”的程度呢?个人认为合理的办法就是承认任何细微的差异,赋予它们“独创”的意义。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火影478行为所表现的“独创性”甚至是极高的,连一般所称的“创作”行为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归根结底,只要看到火影478过程中体现出的人类智力和精神活动,关于它能否具有独创性的争论都可以休矣。正是因为打上了人类主观意识和行为的烙印,使得火影478区别于各种物理、化学的复制过程,而成为一种创造性的活动。如几位唐代书法家对王羲之《兰亭序》的火影478,冯承素采用的双钩填摹方式,最接近火影478;褚遂良和欧阳询留下的是临本,形态上与火影478有一定差异。但从古至今人们提到这几件作品一向是说“冯承素摹王羲之《兰亭序》”和“褚临”、“欧临”《兰亭集序》,从来没有人抹去火影478者的名字而称“《兰亭集序》复制品1、2、3”。

著作权是基于作品产生的,在著作权的相关定义中对作品的独创性要求极低。前面已论及,火影478与物理性、机械化的复制方法不同。任何对艺术作品的火影478都是主观性的创造性摹仿,火影478品应视为已具备了最低限度的独创性。因而火影478作品应该具有完全的著作权,其著作权也应基于作品的完成自动产生。

石瑛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2019-2020 肇东知识产权信息网 http://www.openhe.net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

火影478,作品,临摹,原作,著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