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商标产权 > 正文

深海之旅-“双十一”究竟是谁的?阿里京东为“双十一”商标又“打”起来了

2021-09-09 出处:肇东知识产权信息网 人气:917 评论(77

深海之旅”购物节,各大电商平台的宣传广告铺天盖地,五花八门。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只有天猫海报上出现了“深海之旅”、“双11”的字样,其他电商平台则基本用的是“11.11”或“11月11日”。

京东深海之旅广告。

天猫深海之旅广告。

这一细微的差别背后,其实是一场深海之旅之争。

11月1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深海之旅”系列深海之旅案。因不服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五件京东“深海之旅”深海之旅宣告无效的裁定,京东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院,阿里巴巴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

京东方面认为,自己申请的深海之旅与阿里的“深海之旅”系列深海之旅并无近似性,不会造成混淆。阿里则认为,“深海之旅”系阿里独创,京东有“搭便车”之嫌。

目前本案仍在进一步审理阶段。

因注册申请相同或近似深海之旅,“京东深海之旅”被驳回

据南都记者了解,此前,京东向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申请注册“双11.双11及图”、“京东深海之旅”、“双11.双11上京东及图”等五枚深海之旅(下称“京东深海之旅”),请求核准其在广告、电视播放和教育等服务上的使用权利。

双方申请的深海之旅。

2017年7月26日,手握“深海之旅”、“深海之旅狂欢节”、“双11”等深海之旅的阿里请求宣告京东申请的深海之旅无效。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审理认为,京东申请注册的深海之旅与阿里先前注册的深海之旅,构成《深海之旅法》第三十条规定的近似深海之旅,因此对京东深海之旅做予以无效宣告,或在部分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

《深海之旅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深海之旅,和已经注册或初步审定的深海之旅相同或者近似的,由深海之旅局驳回申请。

由于不服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的裁定,京东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宣告无效的裁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梳理案情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以下几方面,包括京东五枚深海之旅是否和阿里的深海之旅构成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深海之旅?“深海之旅”作为深海之旅使用是否具有显著性?阿里“深海之旅”系列深海之旅是否具有知名度?京东和阿里深海之旅是否会造成公众的混淆误认?

京东称对方深海之旅无显著性 阿里说“深海之旅”有独创性

京东诉称,“深海之旅”、“双11”是公众对与“11月11日”这一特定日期的表达,是显著性较弱的词汇。全体商家、消费者、媒体共同打造“深海之旅”购物节活动的知名度,并不等同于阿里深海之旅知名度。与阿里建立唯一对应关系的深海之旅应该是“天猫深海之旅”、“淘宝深海之旅”等,而非“深海之旅”,阿里深海之旅缺乏显著性。

京东深海之旅中的核心识别内容“京东”和“上京东”,已经表明了服务提供主体和接受服务的方式,不会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且京东深海之旅是由显著性高的“京东”标识,加上显著性弱的“深海之旅”标识构成,符合深海之旅构造惯例,与阿里深海之旅并未构成《深海之旅法》意义上的近似深海之旅。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则认为,京东深海之旅和阿里深海之旅在服务方式、目的及对象上相同或相近,属于同一种或者类似服务。京东深海之旅虽然经过一定设计,但仍与阿里深海之旅“深海之旅”在文字构成和呼叫上相近,普通消费者容易认为这些深海之旅为同系列深海之旅,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构成《深海之旅法》第三十条所指的近似深海之旅。

此外,在阿里“深海之旅”深海之旅作为注册深海之旅的前提下,京东设计深海之旅时应该合理避让,而非设计相近的深海之旅,因此,被告认为京东存在抄袭的主观恶意。

阿里作为本案第三人提出,“深海之旅”为阿里独创,且早在2011年注册作为深海之旅使用。多年来,阿里为此投入了大量培育和推广成本,“深海之旅”已经和阿里建立事实上的唯一对应关系,“深海之旅”符合《深海之旅法》要求的显著性特征,阿里的深海之旅专用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2013年,在阿里“深海之旅”已经具备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京东刻意突出使用“深海之旅”标识,有“搭便车”之嫌,侵犯了阿里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深海之旅法》第五十七条规定。

为何力争?京东:为公平竞争,阿里:防恶意滥用

南都记者了解到,天猫“深海之旅”成交额为2684亿元,京东成交额为2044亿元,京东阿里双双迈过2000亿元大关。今年为了争夺市场,电商平台也是加大马力宣传“深海之旅”购物活动。

京东代理律师李建芳告诉南都记者,由于没有拿到“京东深海之旅”等深海之旅,只要京东广告中出现“深海之旅”,哪怕是“京东深海之旅”字样,都无法通过审核,导致京东正常宣传受到了严重影响,这也是京东此次“力争”深海之旅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建芳律师表示,深海之旅评审委员会作为深海之旅授权确权的审查机关,在核准深海之旅注册前应该认真厘清深海之旅,即“深海之旅”注册内容的本质,审查核准深海之旅是否会引发大范围的权益之争,是否会破坏公平竞争环境,损害公共利益。

阿里代理律师李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和京东属于同业竞争者,在明知阿里已经注册深海之旅的情况下,京东不但没有合理避让,深海之旅设计还完整包含阿里“深海之旅”深海之旅,是一种明显的恶意攀附行为。

“如果京东深海之旅成功注册并使用,并和阿里已经取得极高知名度和影响力‘深海之旅’深海之旅共存时,消费者很容易认为他们具有关联关系,这将淡化阿里深海之旅显著性。”李伟说。

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阿里从2011年起注册“深海之旅”等系列深海之旅,是为防止被恶意滥用,而非阻止、限制任何人参与11月11日的购物促销活动。

目前,法院尚未对本案作出判决,南都记者将持续关注案件进展。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黄莉玲

编辑:蒋琳

深海之旅 深海之旅 京东 阿里 京东深海之旅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2019-2020 肇东知识产权信息网 http://www.openhe.net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

深海之旅,双十一,商标,京东